偷窃到抢匪党猖獗‧骑劫罗里只拿猪肉(雪兰莪‧巴生1日讯)抢钱、抢手提袋、抢车、抢神明……匪徒现在连猪肉也抢!雪隆一带的猪肉商申诉,他们在过去两年来不断遭一批印裔匪徒抢劫猪肉,由于此劫案并未获得执法当局的关注,使得匪徒从偷猪肉“升级”至爆窃猪肉档和住家,近来更变本加厉直接打劫载送猪肉的罗里。最近两三个月来已有十多名猪肉商“连猪带罗里”遭洗劫,其中一名猪肉贩的冷藏库更被连环爆窃了16次,令猪肉商损失惨重。来自雪隆的猪肉供应商和零售商週三联合召开记者会,揭露他们遭连环劫的苦境,并指一只猪肉普遍上重量超过100公斤,售价逾1000令吉,通常一辆罗里会一次过运送十多只猪肉,若全部被劫,损失超过逾万令吉。他们要求警方加强执法,儘早把这批“劫猪匪”绳之于法。目标抢猪肉遗弃罗里根据最新统计,中招的猪肉商包括来自巴生中路、班达马兰、蕉赖、半山芭、茨厂街、文良港、八打灵再也等,其中发生最频密的是班达马兰一带的猪肉商,他们不满早期匪徒是偷窃和爆窃,如今升级至打劫运猪罗里。猪肉供应商指出,他们从养猪场把生猪运载至万挠的政府屠猪场宰割,过后便由罗里司机把猪肉载回各自的档口或住家。过去两三个月,突然出现一批为数2至5人的印裔匪徒,专门打劫运猪罗里,估计这段时间至少已有10辆罗里中招,但相信实际数目更多。“匪徒是趁罗里抵达目的地,準备卸货时,出奇不意挟持司机,若当时还有跟车员的话,就会亮出蓝保刀威胁,然后连猪带罗里驾走;奇怪的是,被洗劫的猪肉商过后都会在其他地点意外寻获罗里,惟猪肉却下落不明。”猪肉供应商认为,这批劫匪主要目标是猪肉,因此在抢走罗里后,便会驶到别处搬空猪肉,然后把罗里遗弃在路边。“匪徒是使用轿车搬货(猪肉),基于一辆轿车只能容纳两三只猪肉的份量,有时匪徒来回数趟搬不完,会遗留一些猪肉在罗里上。”过去,猪肉商只是面对零星案件,一般上不会报警,但如今在短短两三月内发生十多宗偷猪肉案,因此大家希望其他受害者也去报警,以便让警方关注此案。有办法转售疑前员工干案猪肉商指出,“劫猪匪”相信是同一批人,这些人非常熟悉猪肉商的运作,而且事后也有办法把猪肉转售出去,因此猪肉商不排除匪徒是前员工,这些员工可能是档口助手、罗里司机、跟车员等。由于受害的猪肉商鲜少报案,导致匪徒的行径越来越猖獗,从起初只有两人造案,慢慢变成如今的5人匪党。据知,“劫猪匪”造案时,是使用一辆青色本田accord轿车或白色丰田Hilux。疑有同行收购贼赃猪肉商不清楚“劫猪匪”劫走猪肉后售予何人,不过他们不排除匪徒以低廉价格把猪肉脱售给同行。他们说,有市场才有供应,相信是有人收购这些“贼赃”,才会造成劫猪匪肆无忌惮的造案。“这些刚从屠猪厂运出来的猪肉,一般人都不懂得处理,因此若非是有经验的同行接收,一般人即使收购后,也无法处理这些猪肉。”猪肉商促请这些收购贼的单位,不要助纣为虐,同行更不要贪小便宜。换数十个锁头仍遭窃16次运猪罗里连环被劫,猪肉零售商也难逃一劫,班达马兰新村的许多猪肉贩住家和巴剎档口都曾被偷走猪肉,有时则是遭匪徒闯入偷窃,其中一名来自巴生中路大巴剎的猪肉贩更是在两三个月内遭爆窃16次,损失逾10万令吉。猪肉贩陈坤明指出,他位于巴生中路大巴剎内的冷藏库被爆窃了16次,先后换过数十个锁头,而且锁头性质一个比一个好,但还是一样被撬开或剪开,即使后来以烧焊方式上锁,依然中招,仅是更换锁头方面就已花上逾千令吉。“我每次都有报警,但没效用,而且其他猪肉贩的冷藏库和冰箱也一样中招。”他说,巴生中路大巴剎共有9名猪肉贩,他们都会把猪肉冷藏冷藏库或冰箱,有一次匪徒是一次过爆窃完9名猪肉贩,令人感到心寒。猪肉贩是集中在一个零售室,因此猪肉贩过后自费逾3000令吉,设置铁门,没想到匪徒却从天花板攀入,令人难以防範。一般上,巴剎到了下午就无人,因此匪徒通常在下午就造案,他们有时为了防匪,还特地留到下午过后才回家,傍晚又来巡视,但还是一样中招。公会促勿因宗教敏感不报案马来西亚猪肉商总会署理主席陈贞光指出,猪肉商往往基于敏感的宗教课题,在猪肉被劫走后不敢报警,惟他觉得猪肉商如今不能再抱持这种观念,否则只会助长“劫猪匪”的胆量,只有同心协力加上警方配合,才能阻止罪案继续发生。他呼吁所有受害的猪肉商,不应害怕与警方交涉,一定要报警。“我在半山芭的猪肉档于两年前曾两度遇窃,我到蕉赖警局去报案后,查案官也到巴剎的案发现场拍照作记录,这样至少可起到阻吓作用。”另外,雪隆屠业商会主席李炳福指出,由于劫案越来越频密,因此他们今次不得不召开记者会,以便同行能同心协力,力阻罪案发生。“巴生是猪肉供应量极高,也是猪肉被劫最频密的地方,我希望同行应集中力量,联同警方和地方代议士一起解决有关问题。”警派政治部官员对话议员发飙班达马兰区州议员陈博雄接获猪肉商的投诉后,週三傍晚在服务中心举行一场对话会,并于两天前邀请警方出席,结果警方最终只派来两名政治部官员,令他当场发飙,怒斥警方只派人来监督他的言论,却忽视猪肉商的困境。他也当场质问两名政治部官员,惟对方辩称并不是来监督他的言行,而是会把猪肉商的问题转达予警方高层,惟陈博雄依然质疑对方的诚意。陈博雄说,他两天前就已致函予巴生南区警区,要求警方派代表出席聆听猪肉商贩的困境,但警方只派出政治部官员出席,还说要派警员列席,需要10天通知。“警方无法阻止罪案一再发生,如今就连猪肉也会被打抢,总警长新上任至今也不见推出任何有效打击罪案的策略,现在在大马不发生罪案才是奇闻。”他促请猪肉商一旦遇窃,一定要报案,他将收集所有猪肉商的报案纸,然后联合民联各国会议员,一起“恳求”当局採取行动。罗里路线时间易掌握猪肉商指出,运送猪肉的罗里有固定的路线,时间一般上是凌晨12时至4时左右,因此他们的行蹤容易被掌握。据了解,猪肉供应商一定要把生猪送到政府屠猪场,由于从屠猪场到各自的地点,路线和时间都是固定,因此容易成为“劫猪匪”的下手目标。他们也不排除,劫猪匪一早已埋伏等待,只要罗里一到,就现身造案。猪肉供应商和猪肉贩的话匪档口拦劫●林田宝(班达马兰猪肉供应商)约两週前,我委託司机从屠猪场载送8只猪,结果司机一抵达档口,就遭数名印裔匪徒拦劫,由于当时只有司机一人,因此匪徒并没亮刀,不过匪徒把司机綑绑在巴剎后方,复驾走罗里,司机直到隔天才被人发现获得鬆绑。我的罗里过后在巴生甘榜关丹被发现,罗里上的8只猪,被偷走了3只,庆幸还能拿回5只,不过3只猪已造成逾3000令吉的损失了。5匪驾走罗里●周成金(班达马兰猪肉供应商)我在5月9日凌晨3点多中招,司机一抵达巴剎档口,5名印裔匪徒就亮刀威胁,驾走我的罗里,罗里最终于早上10点多,在双溪拉骚的工业区附近被发现。当时罗里内的十多只已被屠宰的猪肉中,只有几只被运走。以前匪徒只是偷走猪肉,后来演变成爆窃住家或档口,但最多也只能搬走一只或半只猪的猪肉份量,如今却变本加厉打劫罗里,令业者损失惨重。1个月3遇窃●陈添祥(中路大巴剎猪肉贩)两个月前,我的档口在一个月内遭爆窃3次,4个冰箱全被撬开,而且当时其他猪肉贩冰箱也一样中招,我个人损失逾3000令吉。这些偷猪匪非常猖獗,即使我们已加锁和设置铁门,但他们一样爆窃造案,有时连刀、磨、砧板等工具不放过。由于被劫到怕了,因此我最近不敢再把猪肉放在巴剎内,而是在放工后直接载回家,收藏在家里的冰箱。‧2013.08.01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