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核心方向,政府政策就像放烟火!—AppWorks程九如专

台湾网路与科技创业的风潮大概已经吹了好一阵子,尤其在太阳花学运后更可以看到公部门改组后积极推广创业政策的身影。像现在行政院下就有 13 个部会各举办高达快 50 项的创业相关政策 ,但实际上真的对整体创业环境到底有什幺帮助?INSIDE 本次专访程九如,要请他分享自 90 年代就开始网路创业以来,对这 20 几年来大环境变动下的观察,以及政府创业政策所发生的问题。

缺乏发展主轴的台湾

程九如认为目前台湾政策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主轴」,以前明确的发展方向投入半导体业,带给台湾三、四十年的繁荣,但现在可以看到无论政府或民间,即使其实有很多人很认真在推动一些事,也愿意释出资源努力发展新创,但就是缺少整体性的发展目标让每个机关无法让力量整合。

以网路业为例,我们可以看到目前网路业在全球已蔚然成为科技业的发展主轴,但程九如认为,台湾政府还是以传统产业的思维观看网路。股市就是最好的例子,美国纳斯达克已发展完善的股别分类制度,并网路业股票列为高科技股之一,佔有一席之地,但是台湾制度并没有明显的分类制度,包含网路股 [^1] 在内所有股别官方并没有明显区分。不仅如此,包括资本市场、法令与人才等层面,台湾的政策几乎在 2000 年以后就没有巨大改变。

到底是什幺事让台湾出现「失落的环节」?俨然 2000 年网路泡沫化很明显是主要的原因让政府「怕到了」,使得这十余年来,政府没有对网路产业有真正的大动作。在网路泡沫化前,其实台湾网路业相对全球来说相当兴盛,人才素质也很高。但泡沫化后政府的消极作为,让台湾在这十年中不利于网路业发展,也使台湾的网路人才纷纷出走失去发展契机。一直到今天其他国家的环境也随着网路业发展不断变动调整,可是台湾却远远落后别人十五年。

法令:比昨天好并不够,要比国际还要好!

最近其实可以看到政府机关有开始在动作,像是《公司法 》已经开始实施闭锁型专章,政府也花很多精力在讨论是否开放 Airbnb 跟 Uber 等业者进入台湾。虽然不能否认目前政府的努力,但程九如还是认为在目前缺乏整体性的思考下,这些都还是部分性、个案性的作为。

目前各国都已纷纷调整法令,确保资本与人才的流通;因此修法所比较的对象不是比昨天的法条完善,而是要进一步比外国还好才能真正有吸引效力。此外政策推行的细腻度往往也是问题之一,例如公司法闭锁型专章目前每个部门的解释都不一致,在这种暧昧不明的状况下往往让创业者心生却步,而回去选择海外登记。

资本市场:银行不敢借,公司不能投

先前提到,大环境还是以传统中小型企业的思维观看网路业。例如台湾产业传统以生产起家,连带让台湾的银行习惯看到厂房、土地等资产才愿意借贷。但网路业并没有实体资产,规模也都偏小,银行光是看到没资产就不愿借贷。

此外,他认为其实现在民间产业资源充足,对于网路业也展现极高的投资意愿;可是在台湾除章程专职投资的公司以外,《公司法 》第十三条限定一般公司投资其他公司不得超过 40% 股本;第十五条也限定不得借贷其他公司超过其净值的 40%。包括这两条在内,旧有公司法的投资限制一般公司对新创的投资与借贷意愿,连带让资本市场带动新创的动能更加窄小。

人才:中国磁吸引力剧烈扩大

两千年的网路泡沫化造成第一波台湾网路人才出走潮,但是,这些出走的人才也纷纷将台湾的网路技术力展现在世界面前,例如新浪、YY,甚至到湖南卫视的卫星台都是台湾人架设起来的。不过中国近年吸引台湾人才的政策越来越完整。像是中国在最新的十三五规划里面,就有不少转型计画是针对台湾人才而来,甚至有十几个省政府就以不同的优待条件在向台湾青年招手。若等到新三版正式开放给台湾新创企业,那幺将不只是人才,连带台湾的所有创新能力都会被「整碗捧去」。

多发奖状,少发奖金

谈到目前政府的措施,程九如并非全盘否认政府诸多的创业计画,但是目前「创意竞赛」与「创业竞赛」的定义相当模糊。像是很多校园「创意竞赛」奖金相当优渥,但其实竞赛者没有真心想要创业,奖金大多最后被庆功宴庆祝掉了;甚至很多商学院把竞赛直接当作学校教学成果。

「创业最好的评审其实是市场。」 程九如认为创新创业比赛当然还是有它的意义,可以让学生或初出社会的人早点知道培养一些想法,找到市场需求,或发现自己未来需要的能力,甚至优秀想法可以真的拿到市场尝试。但是发奖状等象徵性奖励就够,程九如就发现有些常常得奖的人到后来甚至以奖金维生,造成这些原本很优秀的人才误认钱赚得太容易,反而丧失实业家精神。职业写手也是另一个相近的问题,让很多优秀的人力都耗费在写政府计画申请案上;甚至程九如就有看过有中南部农友提出的计画案,都看起来比智库单位漂亮。

资策会:不尊重智库专业的结果

本次访谈也谈到 最近很夯 的 资策会议题 。资策会成立最初目的原本与工研院的角色相近,是国家为发展与积累资讯科技所成立的机构,像是 Seednet 就是资策会建立的成果。在程九如眼里,不能抹灭这种单位以前的成绩与功劳,但这种目标型的机构,很容易在政策本身转弯后不得不找到其他生存手段。

而政府本身的结构让目标型机构发展畸形日趋严重。程九如分析目前政务官与事务官某种程度上是严重分离的,随着主事者轮替频繁,事务官本身跟从政策方向的意愿不高。在这种叫不动事务官执行的架构下,政务官为了要达到 KPI 不得不要求中间的智库去执行,甚至程九如有看过政务官强迫智库修改调查数字。这种不重视专业的扭曲,让智库单位丧失原本应有的尊严。

[^1]:目前网路股在台湾证券交易所正式分类名称为「资讯服务业」,目前有一零四、网路家庭、数字科技等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缺乏核心方向,政府政策就像放烟火!—AppWorks程九如专
缺乏核心方向,政府政策就像放烟火!—AppWorks程九如专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