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可以用买的──伟大的赎罪券,有人情味的资本主义

我们可能为了一点也不后悔的罪孽,而想要赎罪吗?中世纪时就是如此。当时,天主教教会发明了赎罪券,导入赎罪券后,罪人可仅透过购买赎罪券摆脱罪孽,免于地狱之火。基本上,这里的交易模式简直是资本主义的梦想:贩售的商品人人皆需(罪过的定义很广)、生产成本几乎为零(一封加盖正式章的信就足够)、利润高,而且产品到客户死前都不会被检验,所以也没有客诉问题(无客服费用)。不幸的是,有位叫马丁.路德的人认为这是种诈欺,所以教会停止赎罪券的销售。只是,赎罪券真的被废除了吗?

今天,许多日常商品中掺杂了道德的添加剂,也藉此提供了一个忏悔的承诺。在这不公平的世界中,我们消费导致小农贫困,童工的问题持续存在、自然资源也被过度使用,无论喜欢与否,我们其实比过去更清楚知道消费已产生了多种负面影响,然而「调整消费」也不是一个办法,因为我们其实想要享受消费。过去,购买一杯咖啡要比今天简单得多:咖啡、钱、胃酸过多引起的疼痛;但是今天你会去买咖啡的「承诺」,以弥补因罪恶感产生的附加选择:公平贸易、可回收杯、捐款箱。十足赎罪券的现代版。有罪恶感后就买个赦免,如同天主教的赎罪券,或是如哲学家齐泽克所谓的「有人情味的资本主义」。

我们可以大胆假设,大型咖啡集团只会把钱花在能为股东带来更多利益的地方,所有的钱可能用在一个没有公平贸易存在的系统中,他们还设法让这系统更完美。以此角度来看,公平贸易只是延长了祕鲁工人的苦痛,也剥夺他们善用劳力的可能(例如当个社群媒体专业经理人)。

最后,类似赎罪券的公平贸易,可能既不是提高利润的反讽方式,也不是单纯无私的援助工具,而是介于两者之间。如此一来,这类商品提供的不仅是个买卖的机会,也夹带着伴随消费而生的罪恶感。这里头的道德成分可以随意变化,也难以辨识,因此在此情形下,唯一有价值的决定权就在製造商手中。

Too long, didn’t read. 赎罪从来就不可能。当人想忏悔、感觉迷失时,消费会更有趣(如果在消费的同时也可以买到「良心」的话)。赎罪券真是一个伟大的商业模式。
──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